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17億美金吞下Azar?交友界龐然大物及其背后的整個市場

辛童  ? 

據外媒報道,全球最大的約會交友公司 Match Group 同意以 17.3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韓國社交媒體公司 Hyperconnect,由于交易金額較大所以正在等待監管部門批準,順利的話交易將在 2021 年 Q2 完成,這也是 Match Group 迄今為止最大的一筆收購交易。

image.png

提起 Hyper Connect 可能很多人覺得陌生,但如果說到旗下產品視頻交友應用 Azar 和直播應用Hakuna Live,很多人就熟悉了。Azar 安卓版上線的時間是 2013 年 10 月,如今已經發展成為全球收入最高的一對一視頻交友應用,而 Hakuna 自 2018 年上線以來,已經成功登上 25 個國家的Google Play 暢銷總榜 Top100。

image.png

截至 2021 年 2 月,Azar 全球下載 5.4 億次、Hakuna Live 全球下載超過 2300 萬次。而且更值得注意的是,兩款應用在 2020 年為 Hyper Connect 創造了 2 億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長 50%。據 Match Group CEO Shar Duby表示,Hyper Connect 75%的收入和用戶來自亞洲,恰好可以完善Match Group 的區域戰略布局。

除了區域市場的補足,Match Group 重金收購 Hyper Connet 的另一原因,則是看重了其“實時視頻”技術,在此之前 Match Group 旗下應用仍以資料匹配和滑動匹配為主,盡管在 2020 年年初,Match Group 旗下應用 Plenty of Fish 在其競爭對手 The Meet Group 的幫助下開通了直播服務,但受制于人總歸不是長遠之計,因而此次收購或許更多意義上是出于產品類型補足的考慮。

總之,將 Hyper Connect 旗下兩大產品納入麾下后,Match Group 的產品矩陣將會更加豐富,而這次看似大手筆、出乎意料的收購,其實和 Match Group 過去 10 年“注重地域部署、注重技術補足、大膽收購”行事作風高度一致。

下文將從 Match Group 歷史回顧、Match Group 市場戰略分布以及 Match Group 盈利情況等 3個維度分析這個約會交友屆的“龐然大物”以及其占了大半的全球約會交友市場。

靠重組、并購長成了約會交友界絕對一哥

image.png

大家都知道 Match Group 是全球約會交友巨頭、約會交友行業的 No.1、Tinder 的母公司,但卻鮮少有人對這個龐大的約會帝國有深入的認知。

Match Group 是 IAC 經過一系列整合后于 2009 年 2 月 12 日推出的面向全球的約會公司,而公司的得名也和其在 1999 年收購的約會交友網站 Match.com 有關,甚至也可以說 Match 是一家靠收購而組成并成長起來的公司。

簡單的和大家回顧一下,Match Group 的收購歷程:

1999 年,IAC 收購了 Match.com;

2009 年,收購了約會交友技術服務商 People Media;(8000萬美元)

2010 年,收購了約會交友網站 SinglesNet;

2010 年,收購了健身網站 DailyBurn;

2012 年,收購了 OkCupid;(5000萬美元)

2012 年,推出 Tinder(原創,母公司IAC內部孵化);

2012 年,收購了為 Match 提供服務的 Stir;

2012 年,收購了 Massive Media(2500萬美元);

2013 年,收購了法國約會交友公司 Meetic

2014 年,推出約會交友應用 Stream(原創);

2015 年,收購約會交友應用 Plenty of Fish(5.75億美元)

2015 年,收購了約會交友公司 eureka(Pairs母公司)

2017 年,妄圖以 4.5 億美元收購 Bumble 被拒(Bumble 于 2021 年 2 月 11 上市,目前市值 79 億美金);

2018 年,收購了 Hinge 51% 的股權,并于 2019 年全資收購;

2019 年,與 Betches Media 合作推出了戀愛觀察交友應用 Ship;

2019 年,收購埃及約會交友公司 Harmonica;

2019 年,收購家政、護理公司 Care.com(5億美元);

2020 年,與母公司 IAC 分離成為獨立上市公司(目前市值428億美元);

2021 年,收購韓國社交公司 Hyper Connect(17.3億美元)...

這也解釋了為什么在 App Annie 上可以看到,Match Group 旗下應用分布在不同的開發商賬戶中。

image.png

Match Group現存應用、所在發行商賬戶以及上線時間

數據來源:App Annie、維基百科、TechCrunch以及Match Group官網

注:以上數據為筆者人工搜索統計可能存在誤差,僅供參考

Match Group 的成功經驗

1、在公司成立初期就已經具備了國際化視野

Match.com 在西好萊塢、達拉斯、東京、里約熱內盧、北京等眾多城市設立辦事處。

除了在大本營美國市場妥善經營,Match Group 還成立了巴西和歐洲兩個事業分部,成熟的歐洲和毗鄰的拉美一個也不能放過,事實證明貢獻大量收入的歐洲用戶和在美國占據越來越多人口的拉美用戶對于 Match Group 的發展十分重要。

2、努力靠近上下游產業

在 Match Group 收購公司中并不都是約會交友公司,匹配技術解決商、審核技術服務商、線下活動公司、線上家政公司也占據了一定的位置,

前兩家屬于上游產業,而下兩家屬于下游產業。正是基于此,Match Group 才能在大力發展創新的同時,不受制于人。而一些下游產業的收購,也能夠看出 Match Group 對于未來更多變現可能的一些思考。

3、收購和自營同時并舉

Match Group 采用了左腿“自營”和右腿“收購”,兩腿走路的方法。

Match Group 能真正立足于全球約會交友屆,其自研應用Tinder和Match貢獻了絕對的力量。根據Match Group 2020 年年度財報,Match Group 2020 年全年營收 23.91 億美元,同比增長 17%,其中Tinder營收為 14 億美金,同比增長 18%。

另一方面,在過往收購案例中,Match Group 其實“吞”下了很多(在當時)和自己應用體量差距不大的公司,盡管付出了不小的代價,但回報也足夠感人,不管是過去的POF、Pairs,還是如今的Hyper Connect,都在映射 Match Group 愿意為“自己預見的未來”買單。

這一點在字節跳動身上也有所體現。

根據筆者所知,當時想要購買 Musicial.ly 的買家不只字節跳動一家,但是愿意打包投資 Republic 和Live.Me 的卻只有字節一家。而 TikTok 也正是借著 Musicial.ly 在美國的用戶基礎,才能成為近些年來為數不多、真正走向全球的應用。從這 2 個案例來看,真正走向全球,一些需要“下狠心才能做的”的投資至關重要。

當然這個舉措也有一個弊端,費錢。

根據 Match Group 財報數據,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Match Group 目前市值 427.67 億美元,其自由現金流僅為 7.46 億美元。作為對比,陌陌的市值為 35.22 億美元,其自由現金流也達到了 0.95 億美元。(當然,這和Match Group 仍在繼續消化從 IAC 剝離的支出有關)

4、敢用、善用收購團隊的創始人或者高層

多個被收購公司的創始人和高層都在可以繼續負責應用運營的同時,也在 Match Group擔任重要職位,OkCupid 的聯合創始人&CEO Sam Yagan 曾擔任 Match Group 的 CEO。

這種現象在國內也時有發生,甚至有時愿意接盤或收購某個公司,只是為了“拉攏”該公司的創始人,但能否努力化解理念沖突、放在重要的位置也至關重要。當然,Match Group 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在今天的文章里我們暫且不提。

而 Match Group 另一個成功的要素在于真正理解了“把雞蛋放在不同的籃子里”以及其后半句“也不要把雞蛋放在太多籃子里”的真正奧義。

善于分散風險、也善于集中力量的 Match Group

我們先來看一下 Match Group 從交友模式、面向人群以及主攻區域等三個維度的布局安排。

image.png

左為 Match Group 旗下非交友應用;右為 Match Group 旗下交友應用

數據來源:Crunch Base、App Annie 以及 Match Group官網

注:關于摩門教到底是否仍屬于基督教仍有爭議(表格暫且不歸屬)

另:以上數據均為筆者人工統計,可能存在誤差

1、將主要甚至全部的力量集中在約會交友服務上

由上圖可見,Match Group 確確實實是一家約會交友公司,旗下大多數產品都只提供交友服務,而不屬于交友應用的健身應用、以及家政服務應用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和交友服務串聯起來。

而根據 Crunch Base 數據,Match Group 過去 5 年僅公開投資(非收購)了 Noon Light 一家公司,而后者主要提供實時監測和實時響應服務,這個服務對于約會交友公司,尤其是頻出安全丑聞的Match Group 至關重要。

專注約會交友賽道,讓 Match Group 可以更深層、更敏銳地洞察市場趨勢。

2、以匹配交友為中心,向其他交友模式擴散

從上圖可以看出 Match Group 旗下應用提供包括“滑動匹配、匹配+其他、基于地理位置的交友、視頻聊天以及直播+交友”等 5 種模式的交友服務,但很明顯其主打的滑動匹配仍是主流,其他的或在緩慢向前探索或選擇及時止損。

例如,以“向附近的人打招呼”的 Amoureux 雖然沒有下架,但已于 2015 年停止更新,單純只靠一種模式很難長遠,這也是為什么以 LBS 起家的陌陌后來通過更加“即時性”的服務如直播才起死回生。

至于視頻聊天和直播,也是 Match Group 近兩年才開始探索的方向。先是通過冷啟動推出以航線圖為背景的視頻交友應用 Ablo,接著在疫情期間借助The Meet Group 的力量為 POF 開通直播功能、在部分國家和地區測試 Tinde r的視頻功能,再到此次以 17.3 億美元的高價收購主打直播和視頻交友的 Hyper Connect,顯然,疫情之下,Match Group 是吃到了視頻交友和直播的甜頭。

根據 Match Group 財報數據,集團整體 ARPU 值由 2019 年的 0.59 美金上漲至 2020 年的 0.62 美金,北美地區 ARPU 值由 2019 年的 0.62 美金,上漲至 2020 年的 0.66 美金。而根據其官方解釋,北美地區 ARPU 值的增長主要來自于 Tinder 訂閱方式的多元性優化、Hinge 內購價格提升以及POF 的直播收入。

3、在全人群中試探、在確目標群體中全面鋪開

根據筆者統計,除了泛交友平臺,Match Group 還面向“老人、離異人士、宗教人士、黑人、同志、蕾絲邊、高知人群、婚戀目標明確以及大碼身材人士”等 9 個指定群體提供交友服務。

雖然聽起來,數量不少,但其實側重十分明顯,而且近年來,Match Group 還以停止更新的方法停掉了大碼身材交友、同志交友、蕾絲邊交友、摩門教交友等業務線。

選擇停掉 LGBTQ 交友線的一個原因,可能是因為這個賽道已經跑出了 Grindr 和 Blued 這樣的頭部玩家,Match Group 在這方面并沒有太多的優勢,因而要想有不錯的成績勢必要付出不小的代價,那么如此一來,還不如未來在合適的時機收購一家合適的公司。

至于大碼身材交友,可能和這個賽道太過細分以及市場太過初期有關,筆者曾下載測試過多款大碼身材交友 App,使用體驗都不太好。幾乎都面臨使用不流暢、頁面設計老套以及用戶水平參差不齊等問題。

再來說,摩門教交友應用 LDS。其實不僅這一款交友應用被“剎車”,基督教交友應用 Divino 以及Upward 其實也都有超過 3 個月的時間沒有更新,這與涉及到宗教可能產生不易解決的繁雜問題有關,也和如果沒有對宗教十分深厚的理解也很難為這部分用戶提升真正的服務有關。

世界三大宗教,基督教、佛教、伊斯蘭教,目前專為基督教提供服務的應用相對較多,為伊斯蘭教用戶提供服務的賽道已經有了 Muzmatch 和 Minder 兩家相對頭部的應用。

出海開發者,想要入局該賽道一定要慎之又慎。

另一方面,Match Group 也向其受益的“黑人群體、年齡 50+ 群體以及期待嚴肅關系群體”中增加火力。

根據 Match Group 財報數據,其 2020 年 Q4 的訂閱用戶總數為 1093.9 萬,2019 年同期為 980.9萬,而根據其官方解釋,增長主要來自受 Tinder、Hinge(嚴肅交友)、Meetic(嚴肅交友)、Pairs(認證嚴格)、BLK(黑人交友)以及 Chispa(拉丁裔用戶交友)驅動。

嚴肅交友不必多提,根據 App Annie 數據,Hinge 位列 2020 年用戶花費 Top10 的約會交友應用第 6 名、Pairs 位列第 3,坊間甚至有傳聞將 Hinge 譽為估值最高的未上市交友公司。而 Meetic 雖然未能上榜,但也長期位列歐洲市場暢銷榜單前列。

image.png

至于 BLK 和 Chispa 的增長,則和美國的人口結構變化有很大關系。根據皮尤研究中心數據,每 4 個 Z 世代人中就有一個拉美裔,而黑人也在美國人口中占據一定優勢。

image.png

數據來源:皮尤研究中心

在持續加注美國市場、歐洲市場、拉美市場的同時向亞洲市場以及其他新興市場擴散。2020 年Tinder 持續在印度市場進行擴張、近些年持續向日本市場發力以及 2021 年收購 Hyper Connect 都是最好的證明。不過也不會那么順利,在中國、韓國以及日本,本土應用優勢仍然明顯,不過 Match Group 向新興市場的擠壓,可能會對出海開發者造成一定影響。

4、用同一個應用名稱、同一個 icon 去拿下不同的群體

在本次調研觀察中,筆者發現,Match Group 旗下的 Match 和 Our Time 兩款應用,多次發布在應用商店中,但當打開 Match 應用介紹時發現主推功能有很大不同,這種給用戶熟悉感的方法也有點意思。

image.png

數據來源:App Annie

不管怎么說,Match Group這個龐大的交友帝國,雖然也有城墻老化、梯子上銹等問題,但是縱觀其發展歷史、戰略布局對于了解約會交友賽道的歷史變遷、發展趨勢以及機會所在十分有幫助。

當然本次由于篇幅原因,不能再展開更多內容,歡迎讀者朋友們在評論區留言交流。

本文相關產品

Bumble - Dating. Friends. Bizz

Bumble - Dating. Friends. Bizz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應用

Tinder - Dating New People

Tinder - Dating New People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應用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受益良多,對match有更深度的了解了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