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新加坡成為全球第三大ICO樞紐

鯨譯海外  ? 

本文大部分內容編譯自新加坡的線上金融媒體公司 DealStreetAsia,僅供業內人士參考,不涉商業。

繼美國、瑞士之后,新加坡有望作為亞洲區塊鏈貿易的活動中心成為世界第三大 ICO 項目市場。

據 CB Insights、Funderbeam 和 Crunchbase 的聯合消息,美國 ICO 項目 57% 的融資來自包括該國在內的五個國家,分別是瑞士、新加坡、加拿大和英國。 Coinschedule 還指出,相比 2015 年 11 月到 2016 年 11月的 7000 萬美元,從 2016 年 11月到今年同期 ICO 項目的數量已經超過了 200 個,共籌集了 3.3 多億美元。

同時,Funderbeam 的研究表明 ICO 項目于 2016 年開始受到關注并在 2017 年有了迅猛的發展。就資金方面而言,在這一年從 2.28 億美元上升到了 26 億美元。北美每輪 ICO 項目融資估值為3150 萬美元,亞洲每輪估值 3070 萬美元,歐洲每輪估值 1670 萬美元。2017 年北美和亞洲的融資量幾乎是歐洲的兩倍。

ICO 項目的欣欣向榮帶來了一股密碼貨幣、以太坊以及比特幣的熱潮。這些虛擬貨幣在數量不斷增長的ICO 項目交易中抬高了幣值。

1.jpg

自 2016 年 1 月起,已經有超過 250 個區塊鏈組織完成了 ICO 項目,其中 55% 集中在 2017 年 7 月前后。從 2016 年 1 月份開始累積計算,ICOs 的數量已經超過了 2017 年 10 月區塊鏈股權交易的數量。今年最引人注目的交易之一便是新加坡創業公司 TenX 的項目,這家公司當前已通過 TenX 項目的以太坊代幣 PAY 籌集了 8000 萬美元的資金。

近期,提供加密貨幣相關服務的初創公司 Quoine 關閉了它的 ICO 項目,這家公司主要在日本和新加坡進行活動,它在超額認購的 ICO 中籌集到了 1.05 億美元。此次關閉 ICO 的意圖是為了給 Quoine Liquid 注入資金,Quoine Liquid 是一個給在 ICOs 中不同數字代幣上市的平臺,可以為令牌持有人和投資者增強手中代幣的流動性。

當被問及對新加坡成為亞洲 ICO 項目中心的看法時,Quoine 的聯合創始人及 CEO Mike Kayamori 向網站做出了回應,“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同加密貨幣‘社會’進行了良好有效的溝通,并且在此之前就已經圍繞 ICOs 做了好幾份官方特別申明。雖然局勢看起來相對樂觀,但還沒到松一口氣的時候,特別是那些代幣發行者依然有許多的路要走?!?/span>

Nizam Ismail 是 RHTLaw Taylor Wessing 的合作伙伴和 RHT Compliance Solutions 的聯合創始人,同時也是專門金融服務合規咨詢、方案供應商。他向 DEALSTREETASIA 表示新加坡之所以成為亞洲區塊鏈中心“主要有幾個因素?!?/span>

“新加坡將自己定位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相關部門對 ICOs 的問題也有著明確的監管方案和足夠的透明度。早在 8 月 1 號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就已經明確表明了它的立場和態度,監管方向主要針對證券代幣、反洗錢以及反恐融資?!?/span>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主席兼副總理 Tharman Shanmugaratnam 在新加坡議會上就對此事進行了多次申明,同時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常務董事 Ravi Menon 也暨演講中也對此重復表態。隨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在 2017 年 11 月金融科技節的第一天就為 ICOs 擬定發布了一套詳細的指導方針。這份方針給整個行業提供了一個明確的思路,展現一個非常良好的趨勢。在監管框架內,新加坡金融監管局所進行的規章整改是基于 ICOs 可以為新加坡的企業帶來便利這一基礎對 ICO 價值的默許?!?/span>

最后他還補充到,“這也是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為了關聯所有新政策、新法規而建立的公共協商架構的實驗。這使監察機構在監管過程中更具有可預測性,同時減少了相關規定所帶來的風險?!?/span>

風險投資的觀點/角度

Redpoint Ventures 是一家主營初期軟件及服務(SaaS)和風險數據分析的風險投資公司,它的合伙人Tomasz Tunguz 在博客中提供了相關信息:“就地域而言,美國的 ICO 項目有 57% 的資金來自瑞士、新加坡、加拿大、英國還有美國在內的五個發達國家?!?/span>

“簡而言之,這些圖表證實了 ICOs 對于加密貨幣行業的創業公司而言是一個巨大的資金來源。它們幫助這些創業公司籌集到了潛在的數億美元。不可否認,這種新的融資機制非常具有吸引力,并且與.com時代的IPO有許多的相似之處?!?/span>

“ICOs 目前有三個潛在的監管死角,第一,創業公司的 ICOs 傾向于預營收模式;第二,散戶投資者們購買了大量的相關產品;第三,這些訂單的波動性是非常巨大的。如果這種趨勢和監管難題能夠得到解決和答復,ICOs  有機會成為一種以虛擬貨幣為基礎的創業公司籌集資金的新興、重要的機制?!?/span>

然而,顯而易見的是,越來越多的 ICOs 籌集到了 5000 萬美元,這成了一種普遍的現象,例如 Filecoin ( 250 萬美元)、Tezos ( 232 萬美元) 和 Bancor (153 萬美元)都獲得了一筆巨額籌款。實際上,盡管 A股輪資有所下降,但 Tunguz 做過一個記錄,“每六次 A 股輪資中,就有一個 ICO 項目?!?/span>

2017 年年初,通過 ICOs 融資公司有機會籌集到更多的資金,平均籌集的資本達到了A輪公司籌到的總額。典型的是,此類公司都處于產品開發生命周期的早期階段,但根據自身業務生命周期的成熟度可以同A輪公司相提并論。

2017 年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常務董事 Ravi Menon 在新加坡金融科技節上發表演講。演講中提到,“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并沒有打算對虛擬貨幣進行相關立法,事實上我們非常歡迎這些虛擬貨幣帶來一次革新,以盡可能地減少經濟交易的費用。我們想要管控的僅僅是虛擬貨幣周圍可能產生特殊風險的活動?!?/span>

“首先,由于交易的匿名性,洗錢或者恐怖主義融資可以潛在利用虛擬貨幣交易。為此虛擬貨幣服務的中介機構可能會受到相關部門關于反洗錢要求的制約?!?/span>

“其次,虛擬貨幣可以代表資產所有權超越一般的支付方式,例如我們在許多 ICO 項目中見到的那樣。這種獨特的屬性使它們看起來非常像股票或者公司債券。因此,如果數字代幣可以像證券那樣結構化,ICO 就必須遵守《證券與期貨法》的條款。這樣的目的是為了保護投資者的權益?!?/span>

由于需要努力應對相關法律的不斷變化和復雜情況,ICO 項目在全球范圍都受到了監管部門極大的關注,他們的工作重心主要集中在股本代幣和效用代幣的簽發上。

依據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當前的表態,數字代幣尤其是股本代幣可以成為所屬憑證或者發行人資產和財產的擔保權益。這類代幣可以被當作“股份和證券交易商SFA證券投資基金的一部分”或者“SFA 名下以及其他債權人的債券”來對待。

在這種情況下,數字代幣的發行者可能不得不在代幣生成之前向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注冊和登記招股說明書,在新加坡的金融監管之下獲得代幣事務的發行人或是相關中介的執照要求。

ACCESS Singapore 是新加坡地區促進推動區塊鏈和虛擬貨幣的行業協會,在一次門戶交換中,該協會主席 Anson Zeall 接受門戶的訪問表示:“就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來說,我們很高興看到他們發表了一份澄清申明,因為代幣交易同證券期貨的交易是非常相似的,這個行業確實需要一定的監督和管理?!?/span>

“如果熟悉了相關的規則,從監管意義上看代幣銷售就能變得更加具有活力和生命力。在當局還未發布有關申明之前,我便收到了許多律師的疑問,然而我并沒辦法告訴他們怎樣進行和發展 ICO 項目。就目前而言,ACCESS 對受到監管的代幣是相當支持的,就像被 SFA 監管的證券那樣?!?/span>

另外,Tezos 籌集到 2.32 億美元卻資助了另一個區塊鏈,這種混亂局面還證實這個項目存在公司治理的問題。代幣發行商和中介決定組織起來共同面對這個嚴重的治理問題。其創始人選擇了采用一種包含一家瑞士基金會在內的復雜的法律結構,以便將 ICO 項目繼續推行。

這個代幣組織包含了創始人、員工和手持代幣的用戶。從理論上來說,他們擁有相同的動機——作為代幣持有者擴大用戶網絡,以使他們手中的代幣身價上漲。

同時組織還加上了智能合同,這種合同旨在促進、驗證或執行合同的談判或履行的計算機協議。目的是在組織維持正常運轉的前提下,利用地方分權的方式確保沒有任何一個獨立團體能夠單獨操控這些代幣。

未來走勢

當被問到在全球范圍內逐漸成熟的 ICO 項目是否會影響到城邦中條例的演變時,Ismail 答復到:“我們發現許多企業(不需要重點關注區塊鏈或加密貨幣)對代幣的產生事件(TGEs)有著極大的興趣。這同時也引發了人們對建立代幣交易所、投資代幣的基金,甚至是迎合百萬富翁需求的財富管理服務的興趣?!?/span>

“投資者群體將會變得對金錢和風向更加敏銳,這也將促使白皮書披露更多更優質的信息。同時一些ICO 的發行人為了向投資者提供近一層的保護,也在嘗試尋求與托管人進行相關的合作。一些在 ICO 周圍浮動的金融泡沫會逐漸消失,未來將會設定出一種新式的平衡?!?/span>

同時,ICOs 的增長見證了股本代幣和效用代幣兩種產品不同的發展方向。2017 年大部分 ICOs 發布了效用代幣,這種代幣給用戶預先提供了今后的產品或者服務,并可以像 Kickstarter 一樣讓消費者在平臺上購買產品。

通過效用代幣 ICOs,創業企業可以為區塊鏈項目的開發而籌集資金。最重要的是,用戶可以通過未來通道憑借十分優惠的價格購買到今后的服務或者產品。

股本代幣則通常和債務、公司股票一樣代表持有人對一項資產的所有權。本質上,這意味著民營企業可以利用區塊鏈技術和智能合同跳過傳統的股票首次公開發行( IPO ),直接進入公共資本市場,向區塊鏈發行股票并授予投票權。

這種代幣同借貸方生成的代幣相結合,代表與公司有關的債務、貸款或可轉換債券,并被允許在高流動性環境下進行交易。

在被問到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是否有意向區分效用代幣和股本代幣時,Ismail 還強調:“僅僅發布非證券的效用代幣的話,這份招股說明書是沒有強制要求的。因為新加坡的法律規定,如果發行內容涉及到證券有關的內容,招股說明書就必須向監管機構發出并提交申請。不過假如證券發行涉及金額不大(給預定義列表的投資者少于 500 萬新元)或者是純粹為機構投資者、授信投資者提供的話,招股說明書的相關要求也會得到一定的豁免?!?/span>

考慮到像 Waves 和 Quoine Liquid 這樣平臺的出現,企業可以設計自己獨特的數字代幣,上市代幣的流動性也因此得到了快速的提升。Ismail 堅信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和其他的監管機構會出于興趣的考慮允許 ICOs 的發展,并對這個領域的變化做出合適的反應。

“毋庸置疑的是,未來給 ICOs 提供輔助服務的平臺將會出現。當前的資本對建立代幣交易所有著非常大的興趣,這將方便 ICO 代幣的上市和流通?,F在也出現了 ICO 專家顧問這種職業。馬來西亞的銀行Negara 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近期都宣布了對虛擬貨幣監控的預期監管,尤其是考慮到其中洗錢及恐怖融資的風險?!?/span>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